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云南小说网 >> 小甜饼 >> 正文完结

【尾声6】

天色快要黑下来的时候, 大家就准备要出发了。不过并不是全都要去,为了避免突发情况, 还是要有一些人留下来的。

姜饼站在旁边, 突然看向苏远琛,说:“这回不会又不让我去吧?”

苏远琛握住他的手, 笑着说:“怎么可能,当然要一起去。”

姜饼听他答应一起,这才放下心来。

姜饼还是头一次去那家郊区的医院, 一靠近了就能感觉到肆意的阴气, 真的非常充足。

姜饼问:“这会儿宿危躲在哪里呢?”

苏远琛说:“不知道,不过肯定是在医院里。”

“那我们进去找他?”姜饼说。

苏远琛摇了摇头,说:“还是让宿危来找我们的好。”

“找我们?”

姜饼似乎不太明白, 侧头去看苏远琛。

苏远琛抬起双手, 看了看自己的掌心, 然后右手一翻在左手掌心中轻轻一划。

姜饼吓了一跳, 说:“大人……”

苏远琛把自己的手掌划破了, 瞬间流了不少血, 血液滴答滴答的落下来,低落在青石板的地上。

苏远琛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说:“要来了。”

“呼”的一阵大风吹来。

就在苏远琛话音刚落的时候,一阵阴风迎面冲了过来,苏远琛立刻搂住姜饼的腰, 把人往后一带, 轻轻巧巧的躲避了过去。

姜饼没有被那阵风碰到, 但是感觉那阵风的势头已经足以让他窒息。

苏远琛将姜饼护在身后,冷笑了一声,说:“真是好久不见了,老朋友。”

阴风消散,一个黑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黑影缓慢的聚拢成了人形,姜饼眯着眼睛仔细去看,忍不住双手拳头都攥紧了,是宿危……

虽然隔了很多很多年,但姜饼仍然能认得出来,这个黑影就是宿危。

宿危哈哈大笑起来,说:“苏远琛,真是好久不见。你以为自己恢复了一些修为,找到了一点仙骨,就可以跟我抗衡吗?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那个宿危吗?你也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神明了!”

宿危的语气很是猖狂,笑声中充满了讥讽,只是苏远琛听了却并不生气,只是淡淡的说:“你说的对,我不再是神明了。但是,你从头到尾,就没有做过什么神明。以为拿到我的仙骨,就能成神了吗?老朋友?”

宿危刚刚还在猖狂的大笑,结果听到苏远琛这番话,周身的气压一下子变得低沉起来,显然是被气着了。

“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苏远琛说:“交出仙骨,我可以留你一命。”

宿危一听,瞬间又哈哈大笑起来,说:“苏远琛,你说留我一命?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想留我一命!笑话!我用得着你手下留情吗?”

苏远琛也笑了,不过笑容和宿危真是鲜明对比,苏远琛笑的很优雅,说:“我就猜到你会这么说。你作恶多端,不思悔改,既然这么想下地狱,我就助你一臂之力。”

苏远琛说着,抬起手来,将姜饼拦在身后,还轻轻的推了他一下,低声说:“姜饼,去远的地方,别伤到。”

姜饼握住了苏远琛的手,说:“大人,小心一点。”

苏远琛对他笑了笑,做了个口型没有出声,其实苏远琛故意激怒宿危,并不是想和他硬碰硬,只是想要激发他体内的阴气流动,这样一来,就可以更快速的进入反噬期。

宿危并不知道苏远琛的打算,他以为自己最近找到了门道,修为提升了不少,还在沾沾自喜,他已经不把脱掉仙骨的苏远琛放在眼里了。

宿危冷笑着说:“好啊好啊,苏远琛你这一次来,还带着一个累赘,真是笑死我了。那很好啊,我先把这个累赘撕碎,让你亲眼看看。”

他说着忽然拔身而起,一下子就又化作了一团黑雾,瞬间移动到了姜饼面前。

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姜饼这个成精只有一年多的小甜饼精,根本看不清眼前发生了什么。

苏远琛动作快极,伸手一推姜饼,然后一个抢步手掌往下一压,轰隆一声,就在自己面前落下一个结界,宿危冲击着无形的结界,发出犹如地震一般的动静。

姜饼差点没有站稳摔倒在地上,连忙后退了好几步。他现在突然有点后悔了,自己不应该跟着来,或许应该叫师父或者师叔一起来才对。姜饼一直想要帮助苏远琛,但不是想要帮倒忙,也不想成为苏远琛的拖累。

姜饼以前是弧矢星君的弟子,修为是赶不上苏远琛的,和宿危比也是万万不及。而现在,他只是个成精一年的小甜饼,就更是无法和宿危相比。

宿危猛烈冲击了一次苏远琛的结界,但是结界只是震动,却没有破碎。

宿危实在是震惊不已,这才发现苏远琛身上的不同,说:“呵呵,苏远琛,你竟然融合了一部分的仙骨,真是饥不择食了!”

苏远琛微笑着说:“怕了吗?就算你手中有我的仙骨,却永远也融合不了。”

“怕?!”宿危表情狰狞,说:“你真是会开玩笑,你现在只融合了一部分仙骨,简直不伦不类,你的肉身支撑得住你融合的那一部分仙骨吗?小心得不偿失,最后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姜饼站在远处,听到宿危的话,忍不住死死攥住了拳头。宿危说的是实话,也是姜饼担心的事情。仙骨只融合了一部分,苏远琛说到底还是肉体凡胎,融合仙骨时的疼痛,就已经让苏远琛很痛苦了,而仙骨在凡人体内是否能被承受,这是很大的问题,尤其在激发修为之后,苏远琛更是难以承受。

苏远琛又不像是秦涑,秦涑接受了苏远琛一千年的修为,肉身无法承受,就将本来的真身给激发了出来。而苏远琛的真身并不是被封印的,是被抽离的,就算受到再大的刺激,也无法被激发出来,最后严重了,就是自取灭亡。

姜饼止不住的担心,却感觉自己毫无办法。这就让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他看到苏远琛仙骨被抽,却无能为力,让姜饼内心无比的痛苦。

姜饼攥了攥拳头,突然跑了回去,站在苏远琛的身边。

苏远琛吃了一惊,说:“姜饼?别过来,小心受伤。”

姜饼没有说话,先是在面前一口气落下了十个结界,还在墙面设置了一个阵法,这才说:“我来帮大人。”

苏远琛还没来得及开口,那面的宿危已经狂笑不止,说:“帮他?你是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说大话?”

姜饼平静的看着宿危,说:“我是打乱你计划的人,你难道不记得了吗?当年如果没有我的话,你可能已经大功告成了。”

“你……”

宿危嗓音沙哑,死死盯住姜饼,似乎在思考。姜饼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甜饼精,宿危根本无法认出来,不过姜饼这么一提,宿危当然记得,有一个人毁坏了他的计策,竟然将苏远琛给放走了。如果不是那个人,苏远琛早就彻底消失了。

“是你?”宿危眯着眼睛说。

姜饼说:“是我。”

姜饼显然是故意激怒宿危的,苏远琛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苏远琛心里担心姜饼,如果宿危恼羞成怒,不顾一切的攻击,那么苏远琛设下的结界,可能被打破,到时候姜饼就会有危险。

苏远琛拉住姜饼的手,想让姜饼去远一点的地方,但是姜饼不愿意走。

“嘭”的一声。

宿危的确已经很恼怒了,比刚才恼怒了太多。他比不过高高在上的苏远琛,这是宿危一直知道的事情。而现在呢,一个修为低下的小妖精,也来他的面前耀武扬威,实在是让宿危咽不下这口气。

宿危只是一抬手,姜饼设下的结界就被打碎了一半。宿危似乎并不费吹灰之力,而且根本不看眼前姜饼设下的阵法,只是缓慢的向前走。

结界破碎,姜饼受到了一些冲击,感觉嗓子里一阵甜腥,但是不敢张嘴,怕真的吐出一口鲜血来,只好硬生生的咽下去了。

“姜饼……”苏远琛连忙抱住姜饼,他感觉得到姜饼受伤了,而且身体轻微的抖动着,肯定因为疼痛。

姜饼咬了咬牙,说:“我没事。”

他说着推开苏远琛的手,抬头去看走过来的宿危,说:“虽然你看不起我的本事,但我还是要好心的提醒你一句,踩进我的阵法里,你就完蛋了。”

宿危大笑起来,说:“猖狂!你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胆敢破坏我的计划!好啊,让我看看,你救得了苏远琛,苏远琛救不救得了你!”

宿危说着,毫不犹豫的就踏入了姜饼的阵法之中,连看都不看一眼,低头也不低一下。

阵法瞬间启动,呼的一声阴风窜了起来。而宿危只是嗓子里发出“呵呵”的笑声,非常不屑。

他伸手一挥,就看从阵法里窜出来的阴风,像是龙卷风一样的旋转着,随着宿危一握拳,那龙卷风就被他攥进了拳头里,一下子消失了。

宿危说:“雕虫小技!”

姜饼盯着他的举动,松了一口气,侧头看向苏远琛,说:“我只能做这些了。”

苏远琛发现姜饼脸色发白,肯定是因为刚才结界破碎的时候受到了创伤,让苏远琛心疼不已。

苏远琛伸手搂住姜饼,让他靠在自己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说:“姜饼,休息一下,你太累了。”

【尾声7】

姜饼点了点头,他的确太累了。

宿危根本不把姜饼这样的小妖精放在眼里,只是一抬手就破坏了他的结界,又将他的阵法连根拔除。宿危直接将姜饼的阵法吸收掉了,瞬间吸收掉很大一股阴气。

天色已经很黑,郊区过于荒凉,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医院的灯光显得分外孤独,伴随着呼呼的风声,姜饼却松了口气,觉得安心多了。

宿危瞧着对面的那两个人,不屑的说道:“怎么?知道死到临头,不打算再反抗了吗?”

苏远琛微微一笑,说:“打伤了姜饼,要让你十倍百倍的偿还。”

宿危一步一步的继续走过来,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苏远琛说的话,听起来就像是笑话一样。

苏远琛一只手搂着姜饼,一只手打了个响指。宿危听到自己后背的动静,却没有回头。苏远琛在宿危的后面也落下了结界,一时间,宿危就好像关在笼子里的野兽。

不过宿危不在意,他不觉得这是笼子,这样的结界根本困不住他。

“嘭——”的又一声。

姜饼感觉到震动,不过并没有刚才那么剧烈,他也没有因为结界的破裂而受伤。

苏远琛搂着他,安抚的吻了一下姜饼的额角,说:“姜饼,没事吧。”

姜饼摇了摇头,说:“我没事。”

宿危抬起手来,再次攻击姜饼的结界,想要将剩下的结界全部打破。只是这一次,姜饼的结界竟然没有破碎,只是震动了一下,全都完好无缺。

宿危显然狠狠的怔愣住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掌心。

随即,宿危又回过身去,狠狠攻击了一下苏远琛设在他身后的结界。然而这一下,苏远琛的结界连晃动也没有,毫无反应。

宿危更为吃惊,抬着他的双手,不停的翻看着。

苏远琛这个时候,就笑着说:“宿危,看来你的修为还是不到家。”

宿危大为吃惊,他似乎一时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然后快速的抬头去看。今天并非满月,残缺的月亮挂在天上,乌云比较多,月光也很淡,月亮朦朦胧胧的,看的不是很真切。

“不对……不对!”

宿危发疯一样的大吼着,仰着头走了几步,竟然被脚下的石子绊倒了,“嘭”的一声,就摔在了地上。

宿危趴在地上,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是愣是挣扎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不只是没有成功,宿危就像是突然疯了一样,死死抱住自己,卷缩了起来,痛苦不堪的样子。

苏远琛说:“看来反噬开始了。”

“不!不是这样的,不对!怎么会这样……”宿危疯狂的嘶喊着。

苏远琛冷淡的说:“在你第一天练习这种旁门左道的时候,就应该知道,总有一日会这样。”

刚才宿危还不屑一顾的结界,此时已经变成了他的牢笼。宿危爬起来,咚的一声撞在结界上,一下子就将他撞得人仰马翻,又摔在了地上。

宿危爬起来,想要攻击结界,然而他一抬手,自己就先吐出一大口的鲜血来,疼得几乎要满地打滚。

“看起来很顺利,我们真是白担心了。”

这个时候,就有人从远处走过来了,人还不少。

阎一一、秦涑,还有方尊,带着一些鬼使走了过来,天狼和弧矢留在甜品店里,以防不时之需,就没有跟来。

方尊点了点头,说:“鬼王大人说的是,不过我刚才还以为我们需要出来帮忙的。”

苏远琛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不悦的说:“姜饼受伤了。”

姜饼连忙说:“我没事,已经恢复了。”

被困在结界里的宿危,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站在外面的那些人,似乎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自己中计了,但是如何中计的,他根本不知道。

宿危满脸都是不甘心的表情,但此时他被阴气反噬,已经痛苦不堪,一点修为也用不出来,无法攻击别人,连逃命都不行。

宿危咬着牙,嗓子里发出野兽一样的吼声,突然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来,然后狠狠的往地上砸去。

“小心!”

姜饼大喊了一声,瞪大了眼睛看着宿危手中的东西,是苏远琛的仙骨。

仙骨和苏远琛本就是一体,所以是有紧密联系的,宿危显然是想要损毁仙骨,让苏远琛感同身受,也受到痛苦和损伤。

苏远琛眯了一下眼睛,伸手一翻。宿危立刻大喊一声,又是人仰马翻的,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手中的仙骨一下子就飞了出去。

苏远琛将手掌伸平,仙骨自动的落在了他的掌心里。

苏远琛看着狼狈不堪的宿危,说:“不是你的东西,终归不是你的。”

宿危大吼起来,说:“苏远琛!凭什么!凭什么你生来就比别人厉害!凭什么!我没有错!没有错!”

苏远琛都不去看他,说:“你害死了多少人,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错,也是无可救药了。”

“不!”宿危大喊着:“我们是朋友!你不能这么对我,不能把我交给天庭的那些人!我,我会……”

苏远琛打断了他的话,说:“放心,念在我们是朋友,所以我不打算把你交给天庭发落。我打算……直接送你一程。”

“不……”

宿危的话刚喊出一个字,瞬间戛然而止。苏远琛一挥手,宿危就像是一团雾气一样,突然消失不见。

“啪嗒——”

宿危一下子就消失了,肉身消亡,连魂魄也一下子就消失了。只剩下一声轻响,有东西落在了地上。

姜饼赶紧说:“是仙骨碎片。”

他赶紧跑过去,将剩下的几块仙骨碎片捡起来,苏远琛跟着过去,扶住他,说:“姜饼,小心点。”

姜饼激动的将碎片都捡起来,数了数,放进苏远琛的掌心里,说:“大人,你快看看,齐了没有?”

苏远琛并不需要数,只是大体一看,点了点头,说:“放心吧,齐了。”

“真的?!”姜饼顿时一脸惊喜的表情,不过下一刻就有点头晕,眼前一花,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姜饼?!”

大家刚才还挺高兴的,一下子都给吓着了。苏远琛吓得是最厉害的,连忙抱住昏迷的姜饼。

秦涑说:“没事,带他回去休息吧,消耗了太多的修为,休息一阵就能恢复。”

姜饼浑浑噩噩的睡了一觉,没有做噩梦,只是很安稳的睡着。他都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终于不是那么疲惫,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苏远琛就守在旁边,见姜饼醒了,总算松了口气,握住了姜饼的手,说:“姜饼?醒了吗?终于醒了,你要让我担心死了。”

“大人……”

姜饼才醒过来,感觉还不是很清醒,不过被苏远琛握住手的时候,身体一阵颤抖,他连忙想要坐起身来,死死盯住苏远琛,说:“大人?”

苏远琛点了点头,说:“别担心我了,已经恢复真身了,倒是你,睡了很久了。”

“真的恢复了?”姜饼感觉到苏远琛的不同,忍不住双手抓住他的手,仔细看了看,果然和以前不同了,已经不再是肉体凡胎的普通人。看来自己睡着的时候,苏远琛已经把所有的仙骨都融合在了一起。

苏远琛瞧他看的专注,笑着说:“只是看手就行了吗?要不要看看其他地方?”

他说着,就伸手把领口的衬衫扣子给解开了,动作还挺快,就要继续去解下面的扣子。

姜饼吓了一跳,赶紧拉住他,说:“不……不用看其他地方了。”

“真的吗?”苏远琛拉着姜饼的手不松开,将他的手一翻,在他掌心里点一下。

姜饼低头去看,就发现自己掌心里的咒法不见了,肯定是恢复真身的苏远琛,将他的咒法给拔除掉了。

苏远琛握住他的手,在他掌心里轻轻吻了一下,说:“姜饼,你现在可以完完全全的属于我了吧?”

姜饼听的脸上通红,赶紧顾左右而言他,说:“大人,其他人呢?都在哪里?”

苏远琛拉住他的手,不让他下床去,说:“其他人有我重要吗?你一醒过来就问他们。”

姜饼:“……”

苏远琛又说:“你不会反悔了吧,现在咒法也解除了,还是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姜饼:“……”

苏远琛继续说:“你要是不答应和我在一起,我可要走了。”

姜饼愣了一下,说:“去哪里?”

苏远琛抬头看了看天花板,还抬手指了指,说:“上面知道我恢复真身的事情了。”

姜饼顿时心脏一拧,说:“然后呢?有没有……”

姜饼怕上面怪罪苏远琛,毕竟苏远琛在历劫,还没到他应该苏醒的时候。

苏远琛摇了摇头,说:“怪罪倒是没有,只是希望我回去继续任职。”

姜饼听得一愣,目光晃动了几下。

苏远琛恢复了真身,还解决了这些年一直在人间祸乱的宿危。三界的意思是,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苏远琛回去任职。毕竟他们并不想惹苏远琛,之前的事情,已经够大家闹心的了。

苏远琛说:“我要是回去了,姜饼就不能天天见我了。”

姜饼只是个小甜饼精,如果苏远琛回去任职,他是不可能跟着的,当然不能天天见苏远琛,说不定一年也见不上几面。

姜饼一时间没有说话,他感觉自己可能是昏倒的后遗症,脑子里一片空白。

苏远琛瞧他一脸迷茫,真是忍不下去了,完全破功,说:“姜饼,愣着做什么,赶紧求我留在你身边。”

“我说苏远琛,欺负人也要有个限度吧!”

阎一一推门走进来,很不爽的瞪着苏远琛。

苏远琛挥了挥手,赶苍蝇一样,说:“你进来做什么。”

阎一一说:“我来看看姜饼醒了没有啊。”

姜饼赶忙说:“我已经没事了。”

阎一一说:“没事就好,姜饼,要不要我扶你出去走一走,你躺了好久了。”

姜饼点了点头,说:“好啊。”

苏远琛这一下子更不爽了,拉着姜饼不松手,说:“姜饼,我们还没谈完。”

阎一一不给面子的说:“还谈什么啊,你不是都拒绝了不会去,在这里欺负姜饼没够,臭不要脸。”

姜饼瞧了瞧阎一一,又瞧了瞧苏远琛。

苏远琛瞬间被戳破,连忙说:“姜饼一点都没有舍不得我,只有我舍不得你。”

姜饼昏迷的时候,天庭的确有人来找苏远琛,不过苏远琛都没有思考,一口就回绝了。他不想再回去,也不想和姜饼分开。

天庭的人来了三次,苏远琛的意思都一样,最后没有办法,只能灰溜溜的走了。

虽然苏远琛已经回绝,不过见姜饼醒了,就想要逗一逗他,让他挽留一下自己。

苏远琛这会儿还有点担心,怕弄巧成拙,万一姜饼生气了呢?

苏远琛扶着姜饼,说:“我扶你出去溜溜弯。”

姜饼好不容易醒了,大家全都过来看他,聚在甜品店里一起吃顿饭,人多实在是热闹极了,不过并不见方尊。

姜饼有些好奇,说:“方尊怎么不在?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苏远琛笑着说:“方尊最近很忙,今天就来不了了,说改天再过来。”

“很忙?”姜饼说。

方尊当然很忙,听了苏远琛的建议,就去跟梁毅帆坦白了,结果这叫一个火星撞地球,梁毅帆才知道,方尊和苏方方是一个人。

梁毅帆被骗了这么久,生气肯定是有的,毕竟他一直在方尊面前夸奖苏方方多可爱,还有的时候在苏方方面前很坦白的说,自己多么多么喜欢方尊。

这下好了,瞬间羞耻感爆棚,气得差点爆炸。

方尊最近忙着哄人,一时半会儿脱不开身,就没有立刻过来,准备攻略完了梁毅帆,再拖家带口的一起过来看姜饼。

姜饼点了点头,说:“那方尊可能,一时半会儿都来不了了。”

苏远琛笑着说:“谁说不是。”

大家在甜品店里聚餐,因为时间晚了,所以店里并没有客人,不过姜糖显然是忘记挂休息中的牌子。这个时候,有个年轻母亲带着她的孩子经过,看到甜品店还开着门,就推门进来了。

姜糖立刻想起来,门口还是营业中的牌子,说:“女士,不好意思,我们已经关门了。”

年轻母亲听到姜糖的话有些为难,拉着自己孩子的小手,说:“宝宝,这家店关门了,咱们去别处吧,好不好?妈妈去其他地方给你买蛋糕吃。”

小孩只有三四岁大,长得煞是可爱,听到妈妈的话并不哭闹,乖乖的点了点头,奶声奶气的说:“好。”

“噗——”

阎一一一抬头,差点把嘴里的饮料全都喷出去,立刻戳了戳旁边的姜饼。

姜饼不明所以的抬起头来,瞬间也睁大了眼睛,去戳旁边的苏远琛。

苏远琛很淡定,微笑了一下,说:“客人请进吧,来都来了,不要空手而归。”

苏远琛说着,拍了拍另外一边的天狼,还推了他一下,说:“让我们的店员介绍一下蛋糕种类,不知道您的孩子喜欢什么口味的。”

天狼一脸面瘫,皱了皱眉,看起来不太想站起来,犹豫了一下。

苏远琛又拍了他一下,说:“去。”

“大人……”天狼低声说。

苏远琛又说:“去。”

天狼只好站起来了,说:“是。”

天狼硬着头皮走过去,剩下的人全都很安静,无数双眼睛盯着天狼和那对走进甜品店的母子。

姜饼忍不住好奇,偷偷打量了好几眼年轻母亲领着的小男孩,在苏远琛耳边低声说:“真的是苏季争吗?”

苏远琛点了点头。

阎一一也凑过来小声要耳朵,说:“宿危消失,我就让苏季争醒过来了,没想到今天这么巧,竟然到这里来了。哎呦诶,你们看,小小的苏季争好萌啊,眼睛好大啊,真是可爱死了。”

姜饼也觉得苏季争现在萌的不要不要的,不过……

姜饼说:“苏季争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阎一一点点头,说:“不然呢,你以为我们这么多人坐在这里,是空气吗?苏季争要是记得,早就认出我们来了。”

姜饼觉得有点可惜,说:“那还让师叔过去,师叔心里肯定不舒服。”

苏远琛笑着侧头瞧姜饼,说:“我不记得你,你就不喜欢我了吗?”

姜饼顿时给他闹了个大红脸,苏远琛又说:“如果姜饼不记得我,我也会想尽办法,让你再喜欢上我的。”

阎一一受不了的扶额,说:“肉麻!”

那面天狼就尴尬了,他根本不是甜品店的店员,所以对姜饼这些甜品一窍不通。

小小的苏季争才三四岁,被展台里的各种甜品蛋糕吸引了,似乎觉得买一块蛋糕都好看。

年轻母亲笑着说:“宝宝,喜欢不喜欢这块?这块好漂亮。”

“喜欢!”苏季争奶声奶气的说。

年轻母亲转头问天狼,说:“请问,这是什么口味的呢?”

天狼:“……”

天狼有些无奈,死死盯着展台里的蛋糕,绿色的,不知道是开心果的,还是抹茶的,或者是猕猴桃的,或者……

反正天狼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憋了半天,他又没吃过,怎么知道是什么味道的?

天狼一脸面瘫,说:“甜味儿的。”

姜饼:“……”

一大桌子人都惊呆了,目瞪口呆的,阎一一很不给面子的又笑喷了,只有苏远琛很淡定,说:“天狼的回答,也算是机智了。”

姜饼心说什么机智啊,会被人家当做神经病的吧。

年轻母亲果然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天狼,简直被他的回答给弄懵了。

小小的苏季争倒是觉得很有意思,大眼睛都笑弯了,拉着妈妈的手,小声说:“妈妈,这位叔叔好有趣!”

年轻母亲看到儿子笑的这么开心,也就不介意天狼奇奇怪怪的回答了,说:“宝宝喜欢这块蛋糕,我们就要这块吧。”

“嗯!”苏季争点了点头,伸出小手去抓天狼的手指,还摇了摇,说:“叔叔,要!要这个!”

阎一一小声凑到姜饼耳边,说:“我猜……天狼现在要被苏季争萌的流鼻血了。”

天狼将柜台里的蛋糕拿出来,也不会怎么包装,半天才装进盒子里,递给了苏季争。

苏季争双手抱住蛋糕盒子,开心的冲天狼甜甜一笑,说:“谢谢叔叔。”

天狼僵硬了半天,才挤出三个字:“不客气。”

年轻母亲牵着苏季争的手,说:“妈妈帮你拿吧,我们回家啦。”

“嗯!”苏季争乖巧的点头,还对天狼摇了摇手,说:“叔叔再见!”

天狼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不过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稍等一下。”

苏季争仰着肉肉的小脸去看天狼。

天狼从旁边拿了一根可爱的棒棒糖,递给他,说:“送给你。”

“哇!”苏季争伸手接过,看起来非常喜欢,说:“叔叔你真好,好可爱!喜欢!”

天狼瞧他那么高兴,嘴角略微扬起一些,没有再说什么。

苏季争被他的母亲带走了,高高兴兴的离开了甜品店。

等他们走了,安静的甜品店里这才爆发出笑声。

阎一一和姜糖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笑的那叫一个豪放。

姜糖说:“叔叔!你怎么不送我们棒棒糖!”

阎一一说:“叔叔,苏季争才三四岁,你可要忍住啊!”

天狼不理他们,一脸面瘫的坐了回来。

苏远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想到一项正经的天狼,可是个中高手,才见一面就让苏季争说了‘喜欢’,了不起了不起。”

姜饼戳了苏远琛一下,说:“继续吃饭吧,别闹了。”

苏远琛趁机抓住姜饼的手,低声说:“我对比了一下,觉得我还不是最惨的。”

“什么最惨的?”姜饼问。

苏远琛说:“天狼啊,苏季争现在才这么小,至少要等十五年,而且说不定这十五年里,还有数不胜数的各色情敌出现。”

姜饼:“……”

苏远琛说:“这一想,感觉自己还是有安慰的。”

姜饼:“……”

苏远琛又说:“不过,等会吃完了饭,我们回去之后,你还是再安慰安慰我吧,我也很惨的。”

姜饼:“……”

※※※※※※※※※※※※※※※※※※※※

端午节快乐~

《小甜饼》正文完结啦~6月23日的时候,会开新文《地府全球购》是轻松向的都市灵异文,有兴趣的小天使们直接戳进蠢作者的专栏就可以看到,么么哒~

喜欢小甜饼请大家收藏:(www.yndxs.com)小甜饼云南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小甜饼最新章节 - 小甜饼全文阅读 - 小甜饼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小甜饼 云南小说网

猜你喜欢: 魔王级炮灰[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穿书]黑化圣骑士[快穿]寻找男主地府全球购球心逐未来斗罗之奶妈斗罗龙图案卷集第四天灾万千宠爱鹿殿求收养我是预言家?我开动物园那些年秦时之柔弱不能自理SCI谜案集(第三部)心有猛虎嗅蔷薇无限建城我的龙火影之水灵快穿攻略,黑化女配要洗白韩娱之新的人生兼职无常后我红了我的迷弟遍布宇宙我开创了一个神系西幻王子修真后我制作的游戏变成现实了
完本推荐: 天朝之梦全文阅读诸天旅人全文阅读剑道独神全文阅读倾世宠妻全文阅读至尊狂妻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妻归来全文阅读超级奴隶主全文阅读抗战烽火之单兵突击全文阅读玄天邪尊全文阅读鬼医毒妾全文阅读这个地球有点凶全文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全文阅读嫡女傻妃,王爷勾勾缠全文阅读穿越从斗破开始全文阅读逍遥派全文阅读超品战兵全文阅读盛宠之毒医世子妃全文阅读最强全才全文阅读最强系统全文阅读终极教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国之力仙界赢家帝皇的告死天使紫藤花游记影视世界当神探csgo之我能一换一七零之家养田螺姑娘[穿书]数风流人物边缘人物她重生了绝世神医战场合同工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帝妃临天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魔门败类校花的贴身高手临渊行我在心间种神树我和二哈共系统奶爸戏精明月照远道修真高手的田园生活[综武侠]刀剑红颜录无垠天降我才必有用快穿之陈舟游记都市之帝王重现科举之长孙举家路妾[慢穿]从1983开始

小甜饼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小甜饼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小甜饼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小甜饼 云南小说网移动版 - 云南小说网手机站